儿子死亡赔偿款存堂弟处 两年没要回

琅琊新闻网

  儿子在工作中意外死亡,获得了42万元赔偿金,放在一同前去帮忙处理事情的亲戚手里,说好的随时取回,只有儿媳离家时拿走了10万元,如今2年多过去了,多次索要,剩下的32万元至今不给,这让老人着急不已。“这是孩子死亡的赔偿款,说好的暂时先放一下,2年多了,多次索要,现在竟然不给了,太气人了。”23日,家住兰山区李官镇仙子峪村石大爷拨打热线反映。

  据石大爷介绍,他今年71岁,是一名工厂退休工人。“我原有两个儿子,由于家属身体残疾,年龄大了,无法干活,大儿子智力又有问题,生活无法自理,所以二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。”石大爷说,2013年农历二月初五,二儿子干活时突遭意外,在工地上坠落,“当时孩子31岁,是名电焊工,由于工地上安全措施未到位,导致从工地上掉下来摔死。得知情况后,我和家人立即赶到现场,并报警处理。”

  石大爷告诉沂蒙晚报记者,家里就靠着二儿子,没想到出现了这种情况,当时他们真是欲哭无泪。“当时二儿子已经结婚,并有了个儿子。那年孙子才9岁,太可怜了,在处理完儿子的后事后,我们与工地进行了协商。”石大爷说,工地上答应赔偿,经双方协商,对方赔付42万元。当月16日上午,他与儿媳妇、本家的一位堂弟及工地相关负责人一起来到位于市区的银行大厅,双方在协议书上签字后,对方将42万元打入他的账户,“这42万元是所有赔偿款,包括孩子的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抚养费等,当时双方签字后,都打入了我的账户。”

  “对方支付赔偿款后,当时本家那位堂弟称,我儿媳妇这么年轻,肯定要走的。这些钱要留给我孙子,就不能都放在我一个人手里,他给找人帮忙放着,保险一点,等儿媳妇走了就立即归还。”石大爷说,后来他考虑了一下,感觉说的也有点道理,20天后,在其他亲戚的见证下,他就将这42万元交给了本家那位堂弟保存。

  石大爷告诉记者,后来过了一段时间,他儿媳妇就向他要他们娘俩的那部分赔偿款,并想着将孙子带走。“二儿子没了,就这一个孙子是希望了,我们肯定不同意。”石大爷说,后来经过法院,判给儿媳妇6.9万元,“由于儿媳妇非要带着孙子走,后来经过多次协商,我们答应了儿媳妇提出的要求,赔偿款中给其10万元,将孙子留下来。后来通过这位堂弟,我们将钱交给儿媳妇后,她就走了。”

  石大爷称,由于家庭这种情况急需用钱,从2013年5月份,儿媳妇走后,他就到这位堂弟家准备将剩下的32万元取回来。“刚开始他称放在老板家了,老板不在家,没法取回,后来我又去要过多次,他又称没钱,就这样一直拖着。”石大爷说,2014年6月份,多次索要未果,实在没有办法他就让其写了张欠条,“当时写欠条的时候,我让他写上这笔钱啥时候归还,他也不写,后来再去要,他竟然说做买卖赔了,不想给了。这笔钱是我儿子用命换来的,现在家里急需用钱,而且我们当时说好的只是暂时放一放,已经2年多了,咋就不给了呢?”石大爷气愤地说。

  村民石先生:不是不还,做生意赔了,现在正想办法

  记者根据石大爷提供的电话联系了这位石先生。听完情况介绍后,石先生称,现在他正在想办法筹钱。“不是不还,做生意赔了。”石先生说,他们是堂兄弟,当时其二儿子死亡时,他与其一起想办法,共同帮忙,“后来工地将赔偿款赔付后,他自愿将钱放到我这里,后来其儿媳妇走时拿走了10万元。”

  石先生称,他与人合伙开办一家生产灯泡的工厂,当时进了一批原料,由于资金紧张,就暂时先用了一下剩下的这笔钱。“当时我想简单了,想着生产后很快就会将钱倒出来,就没有与其商议,后来灯泡的商标出现了问题,被相关部门查封了,造成了这种情况。”

  “事情发生后,我将情况给其进行了说明。原来我还支付着利息,后来他也不来拿了,由于出现了这种情况,我们确实拿不出这些钱来。”石先生说,“我们是本家,也不是太远,他的家庭情况我也知道,确实很可怜。现在我正想办法,只要挣点钱就还给他点。”

  村委:对方称没钱,我们也没办法

  对于该情况,仙子峪村村委张主任称,确实有这么回事,他们也没办法。“石大爷是一位退休工人,工资也不很高,妻子有残疾,大儿子精神不正常,还有一个正上学的孙子,家庭确实困难。”张主任说,这笔钱对这个家庭很重要,“用钱的是他本家的兄弟,当时并没有经过村委,让其还钱时他就称没钱,别人也没办法,此事现在已到了法院。”

  律师说法:

  对此,沂蒙晚报特邀律师姜涛称,本案中,石先生原是财产保管人,后来其未经石大爷等家人的同意,将这笔钱花掉了,并打了欠条,其由财产保管人变成了借款人,根据借贷关系,借款人借款不还的,出借人可以起诉偿还。

  记者赵泽军

编辑:全磊磊

手机版 | 电脑版 | 客户端
手机琅琊网 wap.langya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