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健全:从罪犯到公益人 幸福没有捷径

琅琊新闻网

  “欲速则不达,幸福真的没有捷径。如果人人都能参透其中的道理,也许就不会走弯路。”

  出镜人物:崔健全,河东区人,36岁。

  铤而走险侵权犯事

    人最大的不足在于贪心。

  那一年,我在河北唐山做生意,给一家食品厂供应肠衣,生意惨淡,无奈之下回到河东老家。听朋友说加工劳保手套很赚钱,利润高,我对市场进行了简单的调研,果然是供不应求,而且都是先打款再供货,我打算进入这个行业。

  2011年,我筹集100多万元,购进了设备准备生产,还注册了“正欣”商标。又一批手套下线了,可是卖不出去,早先联系下的客户点名要XX星这个品牌。从开始筹谋到第一批手套下线,半年时间过去了,火热的行情变得萧条起来。看着积压在仓库里的三四百包手套,我犯了难:原本就缺少流动资金,这一下30多万元压在那里,眼看就周转不过来。怎么办?

  经销商告诉我某名牌手套好卖,希望我能帮忙代加工。投入百多万元搞生产却不见效益,我也在寻找出路,真的要铤而走险吗?仿造名牌并不难,只要在手套上印上他们的Logo,包装袋市场上有售,买回来装上就成。既然客户指名要名牌,我就给他们造!销售果然很火,工厂利润见涨。

  市场的打假机制远比我想象得严格,很快冒牌的手套被查扣,损失好几万块。我适时收手,不敢继续假冒别人品牌。为了收回成本,自家的“正欣”手套只能赔钱卖,产品利润远远低于仿冒品牌,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?听说风声已过,市场上查得不紧,受利益驱使,也是法律意识淡薄,太过贪心,我再次铤而走险。谁知不出两个月,就被当地公安机关查获。所有的原材料、机器设备、运输车辆全部被查扣。听到消息的我连忙从外地赶回临沂,去公安机关自首。

  灰暗的7个月又11天

  我被关押在看守所,不知道自己将面临怎样的刑罚。没有自由,与外界失去一切联系,我感觉自己犹如跌入了人间地狱。

  3米宽、7米多长的监室里,住着20来口人,吃喝拉撒都在里面。这20来口人什么原因进来的都有,只是犯罪程度不同,杀人放火、奸淫掳掠见怪不怪。大家明面上和平共处,暗地里却是勾心斗角。人在这里就像被禁锢起来,没有任何渠道获悉外界的声音、信息,一天天度日如年,备受煎熬。在外面有亲戚朋友交流,哪怕我做了违法的事,他们也会帮我想办法、想出路,可在里面无论政策还是法规都无人可以交流,再多的悔恨也无处去诉说。我不知道明天怎样,也不知道明天的明天会有怎样的惩罚,只有无尽的等待,可就连这等待也是未知的。迷茫、无助、悲哀、恐惧,内外交迫,备受折磨,我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,可跟外面自由的日子相比,我想这里就是地狱。

  我想到过死。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死,可我连死都不能,自杀的条件完全不具备。监室里每个人的活动空间充其量1平米,每晚3个人轮班站岗,没有“作案”时间、地点;牙刷用的是5厘米长的硅胶套在手指上,饭碗是塑料的小盆,勺子也是硅胶的,5厘米长,没有“作案”工具,死是多么“奢侈”的事。

  期间,有人脱下“红马甲”走出监室,有人与这个世界告别,当然也不断有新来的。有个叫老沙的杀人犯,被处以死刑。他走出监室前,告诉我和身边的人,“不到最后一刻,一定不要放弃!”这是一个死刑犯临别前最后的话语。这句话一直深深烙在我脑海里,抱着希望,永不放弃。从夏到冬,除了律师不定时地向我通报案情进展,我没见过外面的任何人,律师只关心案子的事,不会告诉你跟案情无关的任何事。他告诉我会判刑并处罚金,我只有一句话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我想要自由!

  重生后彻底告别过去

  腊月二十八,晚上8点多,我在监室内,没有任何征兆,警官喊我的名字,“脱掉马甲,出来。”内心一阵狂喜,脱掉马甲就意味着与这里告别,我将从这里走出去,重新获得自由。搜身、签名、走出监室、监区、总监区……一重一重的大门被甩在身后,家人早已等候一天了,亲人见面分外激动,我们抱头痛哭……

  我获得了自由,可心里非常自卑,走在村里的小路上,我抬不起头。大年初一跟几个好友一起度过,他们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帮助,让我看到了希望。他们轮番开导我,让我重拾信心。

  春节过后,我按照规定到驻地司法所报到,我的身份转变为社区矫正人员。司法所倡议成立一支“新梦想志愿者服务队”,邀请大家自愿参加。我发自内心想参加,我想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彻底跟过去告别,我也能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点光和热。

  镇驻地周边敬老院、社区空巢老人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。我的老母亲70多岁了,跟敬老院的老人们在一起就如同照顾我的老母亲一样。我们给老人理发、打扫卫生、洗衣服、逗老人开心。老人们在物质上没有多少追求,唯一缺乏亲情的呵护。每次活动我都参加,我真正卸下了心里的包袱,看到老人脸上绽放出纯真的笑容,我心里就无比欣慰。能为老人们奉献一份爱心,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次心灵的洗礼。

  又或者,在我内心深处有种赎罪感,希望自己真正回归社会,奉献自己。草莓节,我们上街维持秩序,认真负责,有个女人不知道自己弄丢了孩子,回家不见孩子焦急地折回寻找,我们帮她找到孩子,安全地交到她手中,过往的行人连连竖起大拇指;村里有个孩子得了白血病,我们为他发起募捐,近身照顾……几次活动下来,我成了志愿队伍里的骨干分子,大家推举我为副队长,由我来分配、安排志愿者任务。

  把丢掉的人心找回来

  老祖宗说得好: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。

  欲速则不达,幸福没有捷径。如果我能早参透其中的道理,也许就不会走弯路。现在,我发誓要走出一条自己特有的路,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,那就是让手套更舒服更耐用,让用过的人真正认可并接受。

  我一边打工一边搞运输,一边推销手套,一边琢磨改进手套制作工艺。有一次,我到建筑公司推销手套,他们反馈回手套的使用意见:容易脱胶、不耐用。工人们提议,为什么不做一款三面胶的手套呢?把手掌、手指包进去,只要手背透气就好。

  带着感恩的心去做事,解决了客户的需求就解决了自己的问题。我边琢磨边试验,始终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案。我到一家鞋厂推销灯具,他们正在研发一款新的雨靴。鞋厂老板了解到我曾经搞过橡胶,拉拢我一起参与研发。回家的路上,一个想法冲撞着我的大脑:与其去开发一款自己不懂的产品,倒不如专心研制一种新手套,一款三面胶手套!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!我终于创出了自己的新产品——注胶手套,三面注胶。我免费送给工人们试戴,他们反映不脱胶了,越戴越柔软越舒服。我特意申请了国家专利,今年4月,我拿到了专利证书,那一刻是真真正正的幸福,一种荣誉感、自豪感从心中升腾——我还是那个对社会有用的人!

  生产两个多月来,三面胶手套供不应求。当初为了缴纳罚金,家里欠下不少钱,如今我没有更多的资金用于生产,但我相信它一定会慢慢壮大起来。

  做生意并不在于赚了多少钱,而在于能够赚取多少人心。我现在就是要把当年丢掉的人心找回来!

  记者 伟伟

编辑:张娜娜

手机版 | 电脑版 | 客户端
手机琅琊网 wap.langya.cn